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73章 你敢去找別的男人試試!

第373章 你敢去找別的男人試試!

“你……”

商滿月一張口,男人便扣住她的下頜,舌頭順勢抵入,糾纏著她的,纏綿極了。

她都感覺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一個可口的小甜點,迫不及待地要將她吞食入腹。

霍璟博覺得奇怪得很。

他沾上她,就像是中了邪一樣,引以為傲的自制力根本不管用,他就是想睡她,想和她盡情地纏綿。

在北城那一晚的戛然而止,回來之后,他破天荒地念念不忘。

即便她不回港城,他估計很快也會再次前往北城。

如今,她突然間回來了,就在他眼前,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忍。

商滿月舌根被吮得發麻,氧氣幾乎都被他掠奪走,她頭暈目眩的,用盡了全力才勉強地推開他半分。

下一刻,她劈頭蓋臉就是一個耳光。

在霍璟博的記憶里,他挨了商滿月很多次耳光,到最后都挨習慣了,當成了情趣。

然而現在的他,感覺不一樣了,可以說又變成了“第一次”挨女人的耳光。

他俊臉微沉,眸光也變得幽暗。

危險的氣息壓了過來。

商滿月喘息著,并未有懼意,她打開了床頭柜上的夜燈,眉目冷淡。

“霍璟博,你把我當什么了?”

霍璟博一身的邪火,哪有心思和她掰扯這個,他再次低下頭,啄吻著她的唇角,嗓音低沉暗啞,帶著誘哄的味道。

“商滿月,男歡女愛,不是很正常嗎,我就不信你沒有感覺……”

他們之間曾經那樣契合,他也熟悉她的身體,知道她是否來感覺了。

無論是上次,還是現在,她的身體分明都是有欲念的。

既然如此,互相需要,互相解決一下,不是挺好么。

商滿月抬眸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美面龐,她抬起手,輕輕描繪著他的眉眼,順著高挺的鼻梁往下,指尖輕點在他的薄唇上。

帶著無形的撩撥。

這次商滿月沒否認,她說:“是,我有感覺。”

霍璟博大掌攥住她的手,吻著她的手指,“商滿月,你不口是心非的樣子真美,讓人……”

他貼在她耳邊,說著粗暴的情話。

“給我,我會讓你舒服的,嗯?”

商滿月沒說話,霍璟博再次俯身下來吻她時,她甚至摟住他的脖頸,回應著他。

室內溫度節節攀升,空氣中仿佛都冒起了火星子。

霍璟博的大掌,握住了她纖細的腰肢,他弓起腰背,性張力拉滿。

腦海里不由想起他走入包廂時,楊子言的手臂環在她的腰上,他眸底的火更加灼燒了幾分。

她,只能是他的!

千鈞一發之時,商滿月驀地抬腳踹向男人腹部,霍璟博猝不及防,直接從床上滾到了地上。

霍璟博懵了。

商滿月不緊不慢地擁著被子坐了下來,她梳理著凌亂的發絲,朝著男人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霍總,突然間又不想了。”

“…………”

呆怔數秒,霍璟博臉都氣綠了。

他幾近咬牙切齒,“商滿月!你故意的!”

商滿月無辜地眨著眼睛,“霍總,話不能這么說啊,我承認,我確實也是有需求的,但我這個人挑剔,沒有感情是睡不下去的。”

“你想睡我,又不想對我付出感情,那我憑什么陪你睡?”

停頓了下,她笑得更嫵媚,“更何況,我也不是沒有選擇,比起霍總你,子言這種年下小狼狗,現在更符合我的口味。”

“商滿月,你敢!”

霍璟博猛地從地上一躍而起,攥住她的手腕,把她拽到身前。

“你敢去找別的男人試試!”

商滿月不怕死地回懟:“試試就試試。”

霍璟博懶得與她再費口舌,她再多說一句,他保準會被她氣死,她還想去找別的男人?

他先讓她下不來床!

然而商滿月像是能看出他的心思,在他即將要逞兇時,她往外一喊。

“來人。”

緊接著,數十名保鏢跑了上來,守在了門口。

何秘書揚聲詢問:“商小姐,您沒事吧?”

商滿月并未第一時間回答,而是對上霍璟博鐵青的臉龐,她溫溫柔柔地問:“霍總,你是要被光溜溜地丟出去,還是穿上衣服,體面地走出去呢?”

霍璟博這會兒才反應過來。

他被她耍了!

他獨自前來,雙拳難敵四手,此時根本沒得選。

他氣得重重地在她的唇瓣上咬了一口,“商滿月,你好樣的!”

商滿月倒抽口氣,仍笑著,“霍璟博,在你沒有想好怎么處理我們之間的關系,我不會陪你睡覺,你休想把我當解決生理需求的床伴!”

霍璟博松開她,冷著臉套上衣服,也不顧衣衫皺巴,就這樣打開門,滿腔怒火地離去。

片刻,樓下傳來車子急速駛離的聲音,足以可見狗男人已經氣炸了。

商滿月套上睡裙后,稍稍緩下情緒,才喚何秘書進來。

何秘書替她端了杯熱牛奶進來,可以安神助眠。

商滿月喝了一口,“謝謝,保鏢們守夜辛苦了,你幫我給每個人包個大紅包。”

她回來港城,布萊恩大抵也是想到了會有今天這樣的情況,才讓何秘書為她安排保鏢,保護她的安全。

何秘書也不推脫:“我替大家伙謝謝小姐了。”

“很晚了,你也去休息吧。”

何秘書點頭,正要退出房間,忽地又想到了什么,還是沒忍住好奇,問道:“商小姐,你為何又要給霍總留門,沒攔著他進你房間,之后又要轟他?”

她本來以為,商小姐雖然嘴里強硬,心里還是有霍總的,久別重逢的兩個人,發生點什么,那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商滿月抬眸。

她并未證明回答,只是緩緩道:“何秘書,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這是所有男人的劣根性。”

何秘書恍然大悟。

這簡直就是高手過招啊!

燈光下,她的面龐美麗溫柔,又帶著一抹堅毅。

她拿起手機,撥打了霍璟博的電話。

響了好一會兒,那邊才接聽,顯然是還在氣頭上。

男人的語氣也冷淡至極,“怎么?后悔趕我走了?”

商滿月知道,他在等她服軟呢。

她輕輕淡淡地開口,“霍璟博,你若還想和我重修舊好,該自覺地解決掉你身邊的那些爛桃花,而不是一邊享受我的身體,一邊和別的女人曖昧。”

“更遑論,這個女人,還是我最好的閨蜜姜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