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74章 商滿月和姜愿的對峙

第374章 商滿月和姜愿的對峙

霍璟博正渾身不爽利著呢,聽見這話,冷嗤,“商滿月,你在教我做事?”

何曾有人,敢這樣爬到他頭上?

讓他浴一火焚身后,再一腳把他踹開,緊接著又來和他提條件?

他才要問她,把他當什么了?

隨便搓圓揉扁的軟柿子嗎?

商滿月沒再說什么,直接掐斷了電話。

霍璟博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堵得他發慌。

最終,他踹翻了茶幾。

商滿月這什么臭脾氣,以前的他,是怎么給慣出來的?

……

次日。

商滿月代替布萊恩去見了合作伙伴杰森,她雖然甚少接觸公司的事,但談起事來并不遜色,條理清晰,邏輯縝密。

兩方相談甚歡。

杰森一開始對布萊恩不能親自赴約還頗有微詞,這會兒滿目欣賞。

杰森免不了感嘆:“布萊恩有一位好幫手啊,滿月小姐真的不考慮加入布萊恩的公司嗎,我覺得你坐他的位置都可以了。”

即便有夸大的成分,可誰不喜歡聽好聽的呢。

商滿月笑得眉眼彎彎,“過獎了。”

聊完公事,商滿月讓何秘書招待杰森一行人到酒店樓上的客房休息,她則去了一趟洗手間。

不料剛推開門,便看到姜愿站在鏡子前,正在補口紅。

四目相對,空氣有一瞬間的凝滯。

商滿月率先反應過來,她緩緩走入,走至洗手池旁,擰開水龍頭洗手。

姜愿也回過了神,笑道:“滿月,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說一聲。”

商滿月抬眸,看著鏡子里的姜愿,不緊不慢地說:“昨天晚上,你不是見到我了嗎?”

口紅,涂歪了一些,像是沒想到,她會這樣直接挑明。

姜愿僵了片刻,爾后:“滿月,有時間嗎,我們喝杯咖啡吧。”

商滿月洗完手,抽了紙張擦干凈。

“好啊。”

咖啡廳內。

商滿月要了一杯卡布奇諾,姜愿則要了黑咖啡。

曾經兩個最要好的閨蜜相對而坐,卻一時無言。

許久,姜愿才開口解釋,“滿月,我和璟博哥確實……在嘗試著接觸,我們都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但是,我不知道該不該對你說對不起,畢竟你和璟博哥早就離婚了,現在璟博哥對你也沒有了以往的感情,你也在約會新的男人,你們算是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了不是么。”

商滿月一直很好奇,姜愿見到她,會說些什么。

會不會哪怕有一點點的……愧疚和不敢面對她。

沒想到,她竟能如此地理直氣壯。

好在,她也不是以前的商滿月了,經歷了那么多的事,她也在成長。

不會那么輕易地被她三言兩語就情緒失控。

商滿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明明是甜的,她卻嘗不到一點。

“姜愿,你什么時候喜歡上霍璟博的?”

說實話,在尤靜那事之前,她確實是沒看出來。

姜愿從未在她面前表露過她對霍璟博的喜歡,這么多年,她正常交男朋友,各種玩,結婚。

她真的難以想象,她心里還藏著霍璟博。

姜愿眼神微微閃爍,只是很快,她對上了商滿月的眼眸,直言不諱地說:“在你之前,小時候從我見到璟博哥的第一眼開始,我就喜歡他了,滿月,要輪先來后到,我不是插足者。”

言下之意,她商滿月才是插足者?

商滿月的手攥緊。

“你們結婚后,我不想造成你們的困擾,我把這段感情壓在心底,甚至試圖去忘記,所以我交了一個又一個男朋友,可是感情的事,不是我能控制的,沒有一個人,能讓我心動。”

“最后,為了斬斷這段感情,我孤注一擲,接受家里的安排去結婚了,我以為這樣,就不會再去想璟博哥了,可惜我做不到啊,我真的很努力了,但就是不行。”

“滿月,我等了這么久,忍了這么久,終于……璟博哥恢復單身了,我想為自己爭取一次,有錯嗎?”

“你和璟博哥分分合合這么多年,感情一直無法穩定下來,也就說明,你們真的不合適啊,還不如各自尋找適合自己的另一半。”

說著,她忽然間握住了商滿月的手,像是想要說服她。

“滿月,你想想,即便不是我,也會有其他女人,那還不如是我呢。小允琛,小允詩是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看在我們這么多年的感情上,我會視如己出,好好待他們的,換成別的女人,她們未必會善待你的孩子,不是嗎?”

商滿月從來都知道,公關出身的姜愿,口才是極好的。

但她是第一次,拿出來對付她。

這樣的強詞奪理,她說出言辭懇切。

商滿月本來有挺多話想說的,現在她覺得,沒必要了。

因為她知道,姜愿已經不再將她當成閨蜜,而是敵手。

真正的心寒,連多一個字都懶得再講。

商滿月一點一點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這杯咖啡,我請你,以后,我們大概也不會有一起坐下來喝咖啡的日子了。”

商滿月買了單,起身就走。

姜愿臉色刷白,她看著商滿月的背影,沒再試圖去挽留,只是又補充了一句。

“滿月,我們公平競爭吧!我不能總是讓著你了。”

商滿月的腳步還是停下。

她好笑地回頭看她,“姜愿,我和霍璟博之間,從來不是你讓出來的,你別自我感覺太良好了。”

“至于競爭,我不需要和你競爭。”

話落,她大步離去。

門口,何秘書已經在車子旁候著。

商滿月坐入車內,冰冷的臉龐終究還是覆上了一抹傷心和失意。

曾經真心以待過,所以怎么可能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她本來以為,她和姜愿會是那種,老到牙掉光,白發蒼蒼了,仍舊是能手牽手一起玩的閨蜜。

車子緩緩駛離,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

……

晚上十點,霍璟博驅車回湖心別墅。

他在玄關處換鞋時,佯裝著不經意的口吻詢問:“商滿月今天來看小少爺了嗎?”

傭人搖頭,“太太今天沒有過來。”

霍璟博黑眸深深瞇起,眉心蹙了起來。

他修長的手指扯松領帶,拿出手機,快速撥打了商滿月的電話。

那邊一接聽,他冷言冷語質問:“商滿月,說好今天來看兒子的,你為什么不來?不知道爽約對一個孩子來說,傷害很大嗎?”

商滿月比他的聲音更冷:“我明天去。”

“又是明天?不行,立刻,現在,馬上過來!或者,你在哪,我去接你,身為父母,不能失信于孩子。”

“沒空!”

商滿月拒絕得干脆,仔細聽,還能聽出些許醉意。

霍璟博眸光深沉,“你在喝酒?和誰?楊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