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76章 前夫哥,請你自重!

第376章 前夫哥,請你自重!

商滿月輕輕挑眉,似是意外,又好似在意料之中。

她并未搭理霍璟博,仿佛沒看見他一樣,起身彎下腰,將楊子言扶了起來。

她溫柔地替他拍著衣服上的灰塵,“你沒事吧?”

楊子言怎么說也是個男人,在國外上學的時候經常打球健身,身體素質好著呢。

摔這么一下,不痛不癢的,最多就是損失了點尊嚴。

然而,他卻一下子歪倒在商滿月的肩膀上,嗷嗷直叫,“滿月,我的腳好像是扭到了,好痛啊~”

商滿月面露擔憂,“那你先坐下,我看看。”

霍璟博當即氣笑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小子在裝蒜,商滿月這都能信?

他涼涼地揭穿,“楊子言,你摔的是屁股蹲兒,不是腳,要裝也裝得像一點!”

楊子言半點沒有被揭露的尷尬,他仍舊茶里茶氣的,“霍總,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摔哪了,而且你一進來就對著我動手,是不是過分了?”

過分?

他一進來,就看到他要親他老婆,他只是拽了他一把,沒揍他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

商滿月扶著楊子言坐下,抬起他的腳檢查了下,“疼嗎?”

“疼!”

楊子言抽著氣。

他運動打球是不是扭傷,演起來那叫一個得心應手。

商滿月到底不是醫生,她不會處理,當機立斷,“我讓何秘書開車過來,我送你去醫院。”

楊子言眨巴眨巴眼睛:“麻煩了。”

商滿月拿出手機,就要撥打電話,一只手猛地扣住她纖細的手腕,她抬眸,是霍璟博黑如鍋底的俊臉。

他幾近咬牙切齒,“商滿月,你不會看不出來他根本沒受傷吧?平時不是挺聰明的嗎?腦子呢?被狗吃了?”

對付他的時候,一套一套的。

怎么到了他這里,就成了智商盆地?

商滿月冷冷地睨著他,“霍璟博,我和我的朋友喝酒喝得好好的,你莫名其妙冒出來攪局,還把人弄傷了,你還有理了?”

“商滿月,他哪里是想和你喝酒,他根本就是對你圖謀不軌,我剛才要是晚來一步,你們是不是就親上了?嗯?”

霍璟博眸底醞釀著風暴,攥著她手腕的力道也在增加。

“真好笑。”

商滿月仰頭看他,絲毫不懼,“霍總,我們現在什么關系啊,你以為你還是我的丈夫嗎?在這里管東管西的。”

“別說接吻了,哪怕我和子言更進一步,那也是我的自由,你這個前夫,請你自重!”

楊子言在一旁聽著,暗暗叫爽。

真不愧是他一見鐘情的女人。

他還不忘補刀:“霍總,你都是前夫哥了,得知道分寸,不要再糾纏不清。”

霍璟博簡直要氣炸。

商滿月字字句句維護別的男人,這小子還在說風涼話,兩個人跟攜手對敵一樣。

這口氣,他豈能吞得下。

在他的認知里,無論他想不想和商滿月復婚,她都是他的女人,其他男人,休想沾邊!

霍璟博沒再費口舌,他徑直將商滿月扛到了肩膀上,大步往外走。

突如其來的舉動,商滿月先是怔了一下,隨后不住地捶打他的背肌。

掙扎著:“放開我!”

楊子言也是沒想到霍璟博是半點紳士風度都不顧,如同強盜般直接擄人,他也顧不得裝了,一躍而起,追上去就要把人攔下。

他很快就擋在了霍璟博的面前,雙手攥成拳頭,“霍總,滿月不想跟你走,把她放下來。”

霍璟博的視線掃向他的腳,勾著唇,嘲諷道:“楊公子的腳不是扭傷了嗎?這是為了英雄救美,突發醫學奇跡了?”

說著,他的大掌故意曖昧地拍了拍商滿月圓潤的臀部,“看吧,我可沒冤枉他。”

商滿月:“……”

“不過他既然這么喜歡裝,在你面前博同情,我給他這個機會。”

話語一落,霍璟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騰出一只手,直接抓住楊子言的胳膊,咔噠一聲,脫臼了。

楊子言疼的冷汗直冒,臉色直接白了。

他剛才都沒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他就中招了。

這個男人,比他想象中強大多了。

商滿月氣惱地道:“霍璟博!”

霍璟博將楊子言推開,“不想手臂費了,就去醫院接上。”

丟下這句,他大步離開。

片刻,他把商滿月帶上了對面的酒店里,要了總統套房,又扛著人乘坐電梯上去。

到了房間,他一把將商滿月甩到了床上,他跟著壓制住她,直起身開始解著襯衣扣子。

幽光燈光下,俊美的臉龐上被怒火和妒忌充斥著,不斷交織。

他一把脫掉襯衣,露出了結實完美的上半身,繼而又開始去解皮帶。

“商滿月,我說過了,你有需求就找我,我定能滿足你,你敢找別人,我就弄死你!”

他也不裝了,直接撕開面具。

他霍璟博本來也不是什么好人。

霍璟博俯身,捏住她小巧精致的下顎,不顧她的掙扎,強行吻了下去,爾后一路往下蔓延,吻她纖長的脖子,扯開她的上衣,埋首在她的身前。

肆意攫取她所有的甜美。

這些都是只屬于他的。

商滿月自然抵不過他的蠻力,很快就垂下雙手,沒再推拒他。

然而,她也并未沉溺情愛中,哪怕雙頰已經潮紅,身子也已經發軟,她仍舊很冷靜地,一個字一個字地質問他。

“霍璟博,你的爛桃花摘干凈了嗎?”

霍璟博動作微地一頓,很快又繼續,他一邊弄著,一邊反諷,“你要求我,那你呢?讓楊子言跟個蒼蠅一樣圍著你轉!”

她不會看不出楊子言的那點子溢出表面的心思,可她不但沒拒絕,還在享受著和別的男人的曖昧。

跟個渣女有什么區別?

想到這個,他手上的動作又重了幾分。

商滿月難耐地哼了哼,她吞咽著唾沫,還是道:“那又如何?”

“你不同意和我一雙一世一對人,那我就只能找別人,不然我還要吊死在你身上嗎?”

她忽地撐起身體,伏到了男人的肩膀上,貼著他的耳邊繼續說,“霍璟博,你把自己也看得太重要了。”

“我告訴你,你現在非要和我做,可以,但僅僅是一次男歡女愛,我可以和你睡,也可以和別的男人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