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80章 她只是替身罷了。

第380章 她只是替身罷了。

霍璟博黑眸深深,修長的指尖一下一下輕點著桌面,像是在衡量著什么。

姜愿呼吸微屏,“璟博哥,是不是有什么為難?也對,這么臨時來約你,是我不好。”

“你要是沒空的話,那就下次吧。”

她以退為進,溫溫和和的。

霍璟博豈能看不出她這點小把戲,但無關緊要。

他對她無感,并不需要去探究她,可他對她的哥哥,姜啟有興趣。

說起來,姜啟也是爺爺的干孫子,年歲比他大一些,算得上是干哥哥。

當初姜啟仕途一路暢通,老爺子沒少幫襯。

畢竟老爺子是個有格局,目光又長遠的人,人都會老,會有退下來的一天,他的老兄弟退了,總要培養一個新的延續。

所以姜啟能一路爬到現一哥身邊。

當然了,他也確實是這塊料,否則自身條件不行,再幫也無用。

然而還是那句話。

老爺子去世后,各方勢力動蕩,姜啟如今炙手可熱,想拉攏他的人太多了。

如果不再盡快建立新的關系,老爺子在姜啟那邊的情分,總有消磨完的一天。

霍璟博將簽字筆擰上,掀起眼皮,“行,一起吃個飯吧。”

姜愿展露笑顏。

她也不傻,知道短短一分鐘內,璟博哥肯定是權衡過的,他并非想和她吃飯,而是想和她哥哥吃飯。

可那又如何呢?

她和商滿月不一樣,她有可以利用的家世和人脈,她會用盡辦法去奪得璟博哥的心,她才不會和商滿月那么矯情,非要計較男人是因為什么和她在一起。

這些,是她的優勢,商滿月則沒有!

她只要,能夠嫁給璟博哥,能夠一輩子陪在他身邊,為他生兒育女,那就是她想要的幸福。

姜愿笑著,挽住了霍璟博的手臂,一并出了辦公室。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離去。

……

直升機落地R國。

商滿月先去了醫院,布萊恩還在手術中,生死未卜。

她看著手術室上方的紅燈,心里沉重,繼而詢問情況,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早上通電話時,分明還好好的。

保鏢阿刀垂下腦袋,一臉自責:“小姐,是我們護衛不力,當時先生和太太發生了爭執,太太突然間給……給先生開了一槍……我們也沒想到,太太那么嬌柔的一個女人會……”

商滿月頭疼。

得爆發多大的矛盾,才能把一個女人逼成這樣。

“那你們太太呢?現在在哪?”

阿刀:“已經控制住了,關在別墅里,得等先生……才能做決定。”

商滿月大致了解后,揮手讓他下去休息。

安靜的長廊里,商滿月抱著昏昏欲睡的兒子,坐在椅子上等待著。

她看似平靜,實際上身子在微微發抖。

盡管她和布萊恩才相認了一年多,但血緣關系就是這樣的霸道,她早就將他視為最重要的親人之一了。

他們好不容易才重逢,他不能就這樣離開她。

陳阿姨也滿心擔憂,太太情路坎坷,先生目前是個不靠譜的,若是抹布先生真出什么事,之后誰來護著他們太太啊。

更何況,她和抹布先生也相處了這么一段時間,也不希望他有事兒。

她雙手合十祈禱,嘴里念念有詞,喊各路神仙保佑。

好在布萊恩這些年沒少風里來,火里去,身體很硬朗,而且那一槍他閃躲及時,沒打中要害。

手術挺成功的,就是人還沒醒,得繼續觀察著。

這樣一折騰,已經是后半夜了。

商滿月松懈下來,也有些累,可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她讓何秘書先把陳阿姨和小允琛送去酒店安頓,她則讓阿刀帶她去別墅。

……

別墅很大,很奢華,雄偉壯麗的英式建筑,令人驚嘆。

商滿月沒有仔細詢問過布萊恩現在的身家,她只知道他挺有錢的,眼下她后知后覺地想,她大約是低估布萊恩了。

他的身家,約莫是能超乎她想象的。

她沒忍住,還是好奇地詢問了一句,“布萊恩到底多有錢?”

阿刀知道自己大boss唯一的親人是商小姐,對她不必有隱藏。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不過……商小姐知道G酒店的賭場嗎?”

商滿月點頭。

那是她和布萊恩第一次見面的賭場,東南亞最大的賭場。

阿刀:“那個賭場是boss的。”

商滿月:“………………”

阿刀:“準確來說,東南亞這邊的賭場,BOSS基本上都持股。”

饒是商滿月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此時此刻都驚得下巴合不攏。

換句話來說,布萊恩是現金王啊!

車子繞了好幾圈,終于抵達了主樓門前。

商滿月下車,直接吩咐:“帶我去見你們太太。”

許向暖被關在地下室一間昏暗的小房間里,她蜷縮著身體,抱著膝蓋,縮在角落里。

身上的白裙子被血沾紅,血跡干涸,看上去觸目驚心得很。

門咯吱一聲被推開,黑暗中透出一縷光。

她緩緩抬頭,從那一縷光里,看到了一個眉眼精致,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

她一眼就認出了她。

商滿月。

沒想到,有生之年,她們居然還會見面。

布萊恩允許她來這里,來到她的面前,那就是徹底攤牌了。

她以前一直不明白,布萊恩為何會喜歡上她一個平凡無奇的小護士,很多時候,他總是深深凝視著她,像是透過她去看什么。

直至她聘請私家偵探,拍到了布萊恩和商滿月在一起的照片,她看到商滿月的那一刻,什么都明白了。

她的眉眼有幾分與商滿月相似。

她只是商滿月的替身罷了。

許向暖先開口的,她的嗓音因為大吼尖叫而變得嘶啞難聽,“我知道你,你是商滿月,是布萊恩的……情人。”

“布萊恩準備,怎么處置我?”

她閉上眼,已經是視死如歸的模樣。

商滿月走進來,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清冷美人。

她與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商滿月本以為許向暖要么是很怯生生的性子,要么就是很有算計的樣子。

沒想到,是一朵茉莉花。

商滿月蹲了下來,與她平視。

她一字一頓:“按理來說,我約莫應該叫你一聲小嬸嬸,不過……許向暖,你曾經真的背叛過我的小叔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