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82章 商滿月,你不要后悔!

第382章 商滿月,你不要后悔!

半晌霍璟博終于開了尊口。

他的語氣帶著不贊同,甚至有些冷淡,“商滿月,你說話太難聽了。”

商滿月啞然。

她說話難聽?

是啊,現在的霍璟博對她沒感情,又怎么可能偏向她呢,要論關系,姜愿和他青梅竹馬長大,是他的干妹妹,如今又是即將訂婚的對象,自然是不會偏向于她的。

“所以,霍璟博,你心疼了嗎?”

如果可以,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愿意像個瘋婆子一樣歇斯底里,她也想永遠高貴優雅,可是他總是能逼得她,一再失控,變得不像自己。

“商滿月,你不要強詞奪理,我在和你講道理。”

霍璟博沉著聲音,“你說尤靜的事和姜愿有關系,證據呢?僅憑著你一張嘴是不能定罪的,而且,我現在也沒有答應訂婚的事,你既然和我有一周之約,你就應該有點契約精神。”

“你這樣,不就是仗著我對你有興趣,逼著我選你嗎?”

“商滿月,你應當知道,你這樣只會起反效果!”

男人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緩緩傳入商滿月的耳中,狠狠地刺激著她的神經。

是,她是用了點小手段去挽回他。

因為她想對得起他們之間的感情,不辜負他曾經的舍命相救。

結果,在他眼里,又變成了她為了逼他做選擇,不擇手段,甚至惡意敵對姜愿。

商滿月想笑,卻怎么也扯動不了唇角。

她的手撫著額頭,深深呼吸了幾口氣,壓制住內心狂亂的情緒。

“你沒有答應,但你也沒有拒絕,霍璟博,你還有記憶,那就不需要我來告訴你,每一次你權衡利益后的結果,都是委屈我!”

“以前還有那么一點感情,你都不能做到兩全,我能指望你現在嗎?”

“是我錯了,是我以為我們能夠重新開始。”

她的聲音里,充斥著無盡的嘲諷和冷漠。

霍璟博聽得心里一緊,同時也惱火。

他向來不喜任何不可控的東西,從他回來到現在,商滿月就是那個唯一不可控的因素。

他已經被她影響了太多,一再推翻自己認為正確的決定。

如果不是因為她,他根本不會猶豫這一樁明顯對他和霍氏家族有利的婚姻。

家族聯姻,不需要考慮感情,只需要利益,利益一致就可以成。

這個是所有豪門子弟從小培養起來的認知。

享受著常人觸及不到的高度和財富,自然也得犧牲一部分,比如婚姻。

商滿月這種張口閉口就談感情,談愛不愛的女人,才是他不能理解的范疇。

這個瞬間,霍璟博這段時間對商滿月的上頭勁,多少變得意興闌珊了。

他喝了一口黑咖啡,很冷淡地問:“商滿月,你的意思是,想要選擇和我一刀兩斷,是不是?”

商滿月不假思索,“是。”

無名火猛地又竄了起來,霍璟博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情感,但眼下他也不想再慣著她。

他喜歡女人溫軟聽話,而不是尖頭刺。

“好,這是你選的,你不要后悔!”

話落,他徑直掛斷了電話。

商滿月放下手機,抬起手,指尖緩慢地拭去眼角滑落的淚。

陳阿姨走過來,溫聲道:“太太,您還好嗎?”

“我沒事。”

說話間,眼淚又沒忍住落了下來,她卻很輕很輕地說,“長痛不如短痛,緩過來就好了。”

陳阿姨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了,言語在傷痛面前顯得那樣蒼白,她輕輕地抱住了商滿月,讓她能靠在她懷里盡情發泄。

……

下午,布萊恩醒了。

商滿月帶著小允琛去探望他。

小允琛扒拉著病床,看著布萊恩虛弱的樣子,他有點難過,小心翼翼地問:“小叔公,你疼不疼啊?”

他之前不小心劃破一點點皮都疼的嗷嗷叫,陳奶奶說小叔公被子彈打中了,肯定疼死了。

布萊恩自然是疼的,不過在后輩面前,面子還是要的。

他哆嗦著唇瓣,“男子漢,一點都不疼。”

豈料小允琛是個實誠的孩子,直接戳破他的口是心非,“小叔公,陳奶奶說你肯定會嘴硬說不疼,果然是這樣,你疼就直接說,我不會笑話你的,我還會給你呼呼哦~”

布萊恩:“…………”

他抬眸看向商滿月,“我說認真的,你家的陳阿姨能解雇嗎?”

商滿月拉過椅子坐下,直接給他翻了一個白眼。

“把你踢出商家,都不能踢走陳阿姨。”

布萊恩表示很受傷。

“還能開玩笑呢,差點小命都沒了。”

商滿月后怕之余,也是生氣的。

布萊恩笑:“這不是沒事了么,放心,我命硬著呢,閻羅王也不敢隨便收我。”

“是,禍害遺千年嘛。”

商滿月懟了一通,表示完關心后,挑選了一個蘋果,慢慢地削著皮。

爾后佯裝著不經意的口吻,“許向暖,你準備怎么處理?”

這個事發生在別墅里,沒有驚動外人,所以怎么處置,就是布萊恩一句話的事。

她有意幫許向暖說情。

雖然只是短短接觸,但她還是覺得,背叛之事或許有內情,而且……她看著許向暖,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她動了惻隱之心。

當然,她也是希望布萊恩不要一直活在仇恨里,能夠回歸正常生活。

提到許向暖,布萊恩笑意收斂,俊臉沉了下來。

他壓根不接話,轉而去逗著小允琛玩。

商滿月也不放棄,再接再厲,“布萊恩,你放過她吧,強迫一個不想和你過了的女人留在你身邊,她痛苦,你也痛苦,你們這樣互相折磨,誰都得不到解脫!”

“你想一輩子都活在仇恨里嗎?”

布萊恩懶懶掀眸,眸底浮現無盡冷意。

“許向暖教唆你幫她的?”

商滿月:“沒有,她什么都沒說,是我自己想這么做。”

“滿月,誰是你的親人?你胳膊肘怎么往外拐?你別忘了,是許家害得我們商家,我和你才會痛失親人,顛沛流離,你現在輕描淡寫地幾句話,就要抹除嗎?”

商滿月深吸一口氣。

“布萊恩,仇,你已經報了,許家已經被你連根拔起了,還不夠嗎?”

頓了下,她深深望著布萊恩,一字一頓,“除非,你對許向暖還有感情,所以不肯和她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