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84章 霍璟博被氣炸

第384章 霍璟博被氣炸

如此想著,這些天籠罩在頭頂的烏云密布,瞬間撥開云霧見青天了。

霍璟博眉宇間陰郁消失,唇角淺淺上揚,“我知道了。”

“沒其他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

說著,宋秘書就要退出去。

不料身后的男人再次開口,“這份文件也不是那么急,你慢慢改吧,三天內改完就行。”

宋秘書先是錯愕,隨后了然。

果然,哪怕大boss姨夫期再煩躁,太太這顆布洛芬都能給他治得明明白白的。

就是希望,大boss可別再作了,不然傷得都是打工人吶!

……

霍璟博下班后,去了一趟商場。

給商滿月和一雙兒女,按照他們的喜好,都買了禮物。

他想著,既然商滿月都主動回來了,他身為男人,也沒必要那么小氣,哄哄她開心也是可以的。

畢竟就目前而言,他對商滿月身體的濃郁興趣還是沒有消除,雖說她有點小性子吧,只要不過分,那都是情趣。

男人都這樣,喜愛的時候,總能找各種理由美化。

不喜愛了,那都是能拿出來批判的缺點。

第二天,霍璟博拎著一堆東西去了滿月灣。

車子駛入別墅,不料他一貫停車的停車位上已經停了另外一輛車,他看著,還有點眼熟。

霍璟博不得不停到了另外一個位置,下車后,他再次掃視那輛車,終于知道是誰的車了。

楊子言的車!

那晚他和商滿月吃飯時,開的就是這輛車,他撞的也是這輛車。

萬萬沒想到,這么快就修好了,還開出來,占著他的停車位!

所以,楊子言居然來了滿月灣?

霍璟博隱約感覺到事情似乎并非他想象的那樣,他冷著臉,大步走入宅子。

客廳里,歡聲笑語。

楊子言正在陪著兩個孩子玩,毫無形象地跪在地上,背上坐著小允詩,給小公主當坐騎。

小允詩穿著粉色蓬蓬裙,半點不怕生,笑得那叫一個樂。

小允琛也湊在一旁眼巴巴等著,“楊叔叔,等一下你也要把我舉高高。”

楊子言來者不拒,“好,等一下輪到小允琛。”

好一副天倫之樂的畫面。

霍璟博看著,目赤欲裂,眼睛都要噴出火來。

這是他的一雙兒女,需要楊子言這個第三者來獻殷勤?

他咳嗽了兩聲,冷著聲音喊:“小允琛,小允詩,爸爸來了。”

他的到來,打破了歡樂的局面。

小允琛抬眸看向霍璟博,他眼里還是有些渴望的,但一想到他要娶別的老婆,不要媽媽,也不要妹妹了,他就很生氣。

小允琛扭過小腦袋,當看不見。

霍璟博氣笑了。

小崽子,你什么態度?

他自問對小允琛不差,幾乎當小祖宗一樣供著了,結果養出個白眼狼?

霍璟博大步走過來,目光森冷地盯著楊子言。

“楊公子挺閑啊,來這兒給別人的孩子當牛馬,不知道楊老爺子看見了,會不會氣死。”

楊子言看見霍璟博,也覺得晦氣。

怎么每次他好不容易找到機會來和商滿月相處,他都能聞著味趕來。

屬狗的吧!

煩死了!

楊子言為了愛情而戰,自也不虛他。

他讓小允琛從他身上下來,站起身,不在意地彈了彈褲腳的灰。

他毫不客氣地回:“霍總又怎么知道,小允琛和小允詩以后不會成為我的孩子呢?至于我爺爺那邊,就更加不勞霍總費心了。”

“我爺爺開明得很,只要我帶回去的姑娘,是我喜歡的,他就會喜歡,而且我要是和滿月結婚了,他立馬多兩個現成的曾孫,不僅不會生氣,只會睡著都要笑醒!”

霍璟博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冷硬的線,“看來,楊公子上次的教訓還沒夠!”

楊子言半點不讓,“霍總,我承認,論武力我不如你,但別忘了,不是靠著蠻力就能讓滿月回心轉意的,現在可不是野蠻時代,拳頭硬就可以為所欲為。”

“更何況,我相信滿月更喜歡我這種年輕,溫柔,還專一的男人!”

每一個字,都好死不死地踩在了霍璟博的點上。

他的臉幾乎黑如鍋底。

垂在身體兩側的手死死攥緊,幾乎想要把楊子言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丟出去。

但他到底顧念自己的身份,再加上這里是滿月灣,也得顧及商滿月的面子。

霍璟博深吸口氣,懶得與楊子言計較,他蹲下身,朝著小允詩伸出手。

“小允詩,來爸爸這里。”

面對著女兒,他的聲音不自覺地夾了幾分。

楊子言的自說自話起不了任何作用,只要一雙兒女向著他,只要商滿月消了那口氣,他們仍舊是一家四口,外人是無法插足的。

小允詩睜著圓碌碌的大眼睛看了霍璟博數秒,像是認出了他,倒是很熱情地邁著小短腿撲到了他的懷里。

小肥手攥住爸爸的領帶,甜滋滋地喊:“爸爸爸爸……”

霍璟博心滿意足地抱著自己的小公主。

感嘆:還是小棉襖貼心啊,不像小允琛那個混小子。

不向著他這個正牌爹,卻向著一個處心積慮的楊子言。

卻沒想到,小允詩下一刻指著霍璟博說:“爸爸1號。”

又指著楊子言說,“爸爸2號。”

霍璟博唇角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小允詩,什么爸爸2號?只有我是你的爸爸,他不是!”

小允詩歪著腦袋想了想,說:“媽媽說,你這個爸爸不能要咯,陳奶奶說,爸爸2號正在追求媽媽,以后就要成為爸爸1號了。”

霍璟博:“…………”

說著,她還十分貼心地拍了怕霍璟博的肩膀,安慰他一樣,“沒關系的,你現在還是爸爸1號。”

言下之意便是,他分分鐘就要被楊子言擠走了?

楊子言聽完這些話,笑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小允詩,你真是太有才了,你說得對,以后我也許就是你的爸爸……”

“閉嘴!”

霍璟博怒不可遏,正準備直接把人丟出去。

這時,商滿月披著月牙色的毛絨長外套,從旋轉樓梯處款款走下。

“吵什么?”

霍璟博一抬頭看到那種美麗動人的面龐,眸底暗涌劇烈翻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