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94章 商滿月,你不愛我了?

第394章 商滿月,你不愛我了?

商滿月偏頭,看到了姜啟。

沒想到他會過來找她,她輕抿了抿唇,問道:“啟哥,不知道您有什么事?”

姜啟自然看出她眼神里的戒備。

他勾了勾唇,淡淡應著,“這次不是為難你,不用擔心,不過……商小姐是不是應該請我吃頓飯。”

商滿月頓悟了。

哪怕姜啟是因為自身考慮而出手解決項目的事,但這份人情,都得記在她的頭上。

如今她要在商場上混,人情世故這方面,自是不能短缺的。

商滿月僅猶豫了幾秒,便笑著點頭,“應該的。”

“正好我今晚有空,擇日不如撞日,上車吧。”

姜啟打開了后車座的門,商滿月不得不彎腰坐入。

車子緩緩駛離。

商滿月拿出手機,低頭給何秘書發消息說明情況。

姜啟側目看她。

車窗外的霓虹燈時不時地打在她的側面臉龐上,她的骨相生得極好,側面輪廓堪稱藝術品。

比起早上看那贗品,還是本人更賞心悅目,讓人舒心。

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一家私房菜館門前。

姜啟應該是常來的,這兒有他的專屬包廂,經理領著他們入內,循例問了句,“姜先生,菜式是照舊嗎?”

姜啟將餐牌遞給商滿月,“你來點吧。”

商滿月連連擺手,“啟哥,這頓飯是為了感謝您伸出援手,就按照您的口味就好。”

姜啟大抵也只是意思一下,見她推脫,沒再說什么,朝著經理點頭。

經理會意,轉身出去。

很快,各種有特色的菜式端上了桌,看著就不錯,還上了一支年份很不錯的紅酒。

姜啟端起酒杯,“喝一杯?”

“抱歉。”商滿月很是不好意思的模樣,“啟哥,昨天一整瓶酒,我今天都還有些暈乎,沒緩過來呢,而且也答應了孩子們,晚上要陪他們一起睡,帶著酒味不好。”

她端起茶杯,“啟哥,真的很感謝你的幫忙,我以茶代酒,可以嗎?”

姜啟黑眸微沉,有那么一絲不悅。

不過她到底是個聰明女人,先示弱,再搬出孩子說事,若他都要與之計較,那就太沒風度了。

姜啟沒再勉強,與她碰了下杯,抿了口紅酒后,意味不明地說,“我也挺喜歡小孩子的,可惜,我還沒有孩子。”

聞言,商滿月想起了曾經聽姜愿說過,姜啟與太太是聯姻,他娶了當時他上司的女兒,太太挺強勢的,兩個人的關系一直不太好。

結婚一年多就分居了,所以直至現在都沒有孩子。

這種話,自然不能亂接。

商滿月想了想,笑道:“您是父母官,港城的子民都是您的孩子,不是么?”

這種回答,似是出乎姜啟的意料之中,他先是怔了下,隨后笑了起來,“商小姐,真會說話。”

吃完飯,商滿月喚來經理,準備買單,經理卻道:“商小姐,姜先生已經買了單了。”

她不由看向姜啟,“說好了我請你的。”

姜啟喝完最后一口紅酒,對上她烏黑的眸子,“我不習慣讓女人買單,以后,總有機會的。”

商滿月臉上笑容不變,只是攥著手機的手,微微緊了些。

姜啟把商滿月送回滿月灣就離去了。

商滿月站在原地目送車子離開,唇角的弧度盡數落下。

她是個成熟的女人了,自然懂得男人不會無辜獻殷勤的道理,姜啟今天晚上的每一句話,似乎都別有深意。

總感覺……他對她有所圖謀。

只希望,是她想錯了吧。

否則,被這樣的男人盯上,她的麻煩可就大了。

商滿月輕輕嘆了口氣,轉身要回宅子,不料撞上了一堵肉墻。

頭頂傳來冷冷的質問,“商滿月,你怎么會和姜啟在一起?”

聽到這個聲音,商滿月就開始頭疼。

她最近是水逆嗎?

怎么一個兩個都來找茬?

商滿月抬頭,對上霍璟博微怒的眸子,聲音很淡,“霍總,我的事你管不著。”

她繞開他就走。

霍璟博卻直接扣住她的手腕,硬生生把人拖回來,攬在身前。

“商滿月,你為什么拉黑我?我昨天晚上什么都沒有做,也錯了?”

他自認對她,已經拿出了最好的態度和誠意了。

她還不滿意?

剛應酬完一個,商滿月已經很累了,現在只想趕緊回去洗個澡,換上舒服的睡衣,抱著她的一雙兒女睡覺。

而不是在這里和他拉拉扯扯,反反復復糾結。

商滿月深吸一口氣,壓住所有情緒,盡量平靜地開口,“霍璟博,我和你,除了孩子的事,已經沒有任何聯系的必要。以后你要看孩子,你就聯系陳阿姨,她會替你安排好的。”

她云淡風輕的樣子,霍璟博的心火燒得越發旺盛。

“商滿月,我是在問你,為什么拉黑我?什么叫做沒有聯系的必要,我和你,怎么就沒有聯系的必要了?”

“你不愛我了?還是說,又看上了別的男人?”

商滿月聽出來了,別的男人指的是姜啟。

她突然間沒忍住,笑了,只是那笑意絲毫不抵達眼底。

似乎無論她多穩定的情緒,在狗男人面前,都繃不住一點。

他永遠都能精準地踩在她的雷點上。

她閉了閉眼,問:“霍璟博,你到底還想怎么樣啊?你和姜愿既然發展得這么順利,想必很快就要訂婚了,即便……你不記得你曾經對我的感情,但我們之間有一雙兒女,我曾經也是真心待你的,你怎么能……非要逼著我給你當地下情人呢?”

“為了你那點身體的欲望,以后我們的孩子如何自處?你又讓我如何自處?”

“霍璟博,但凡你還有一點點良心,就不應該再糾纏不清,我商滿月,不可能再當你的金絲雀!”

“至于愛?”

她終究是委屈的,笑著笑著,眼前浮出一層淚光。

“霍璟博,你都不愛我,我為什么還要繼續愛你?你對我,永遠都在索求,卻不肯付出一丁點。”

霍璟博怔住。

她猛地用力,惡狠狠地推開他。

“霍璟博,我再說最后一遍,這個項目結束了我就會走,別再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