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95章 我曾經很愛商滿月嗎?

第395章 我曾經很愛商滿月嗎?

夜深商滿月洗完澡護完膚,去了兒童房。

她最近很忙,好久沒陪著兩個孩子說話睡覺了。

一躺下,小允琛和小允詩一左一右地挨到她的懷里,媽媽媽媽喊個不停。

商滿月左擁右抱,親親兒子又親親女兒,聞著他們身上奶奶的香氣,似乎所有疲憊和心累,都能夠盡數消失。

雖然她對狗男人生氣,但對于這兩個孩子,她始終覺得是上天的恩賜。

與霍璟博六年的婚姻里,她唯一沒有后悔的,就是擁有了這兩個天使一樣的孩子。

只是她也無法否認,早上看到姜愿那么自然地進霍璟博的房門,她的心還是難過的。

所以她不想再見霍璟博了,這樣……他就不能再傷到她了。

小允琛摸了摸商滿月的眼角,“媽媽,你又哭了嗎?是不是爸爸又欺負你了?”

商滿月回神,不想孩子擔心,搖頭:“沒有。”

小允琛明顯已經不好忽悠了,嘟著小嘴,“你不要騙我了,每次你哭都是因為爸爸,壞爸爸,我討厭他!”

小允詩也跟著學,“我也討厭爸爸了。”

盡管她壓根兒不懂得發生了什么事。

商滿月嘆息,摸摸兒子的小腦袋,“你們幫著媽媽,媽媽是高興的,但別說負氣話,不管我和你爸爸如何,他都是你們的爸爸,是愛你們的。”

她不會引導孩子去痛恨霍璟博,那樣對孩子身心健康無益。

大人之間的仇怨,不能讓孩子們參與其中。

否則……若是又養出一個布萊恩,她得多頭疼。

說起布萊恩,她不禁又想起,下午和他通電話,她有意打聽他和許向暖之間怎么樣了,布萊恩還是不愿多提,看來……還是沒和好。

怎么他們商家的人,情路都是這樣的坎坷呢。

……

霍璟博從滿月灣離開,并未回家,而是在馬路上飆了好久的車,最終去了陸今安的酒吧。

這幾年,他的娛樂事業做得風生水起,分店是開了一家又一家,最近還涉足了演藝圈,開了經紀公司。

霍璟博許久不來,陸今安也挺詫異的,本來想和他好好喝幾杯,結果一看到他冷著臉那副死出,他瞬間想掉頭就走。

然而霍璟博豈能放過他,“回來,坐下。”

陸今安:“………………霍璟博!你不能這么多年了都只逮得我一個人嚯嚯啊,你沒其他朋友嗎?”

頓了下,他又道:“也對,除了我,你的確沒朋友!你真可憐。”

霍璟博冷眼睨他,不怒自威。

陸今安立即舉起雙手做投降狀,給自己倒了杯酒,“說吧,今兒個又是為了誰啊?商滿月,還是你即將的訂婚對象姜愿?”

反正男人嘛,煩惱只有兩點,要么女人,要么錢。

霍璟博的身家已經躋身世界財富榜前列了,只能是因為女人了。

男人靠著真皮沙發,仰頭喝了一大口酒,才蹙著眉心,一字一字開口。

“我以前,真的很愛商滿月嗎?”

如今的他,空擁有記憶,卻無半分情感,他真的無法想象,那是一種怎么樣的感情。

剛才商滿月說的那番話,他心里莫名很不舒服,讓他耿耿于懷,他不知道這種算不算,感情?

陸今安直接翻了個白眼,像是在說,你在說什么廢話!

“兄弟,你為了商滿月連命都可以不要,你說呢?”

即便事情已經過去,陸今安想起一年前他接到他英雄救美,昏迷不醒的消息時,仍心有余悸。

他也無法想象,霍璟博曾經那么一個涼薄的男人,對愛不屑一顧的人,最終會愛人如命。

商滿月挺厲害的,就這樣一點一滴地將愛,注入了他的身體里。

讓一個排斥愛,不相信愛的人,成為了愛的傀儡。

霍璟博眉心蹙得更緊,“可是我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有。”

也許他對商滿月的情感,比對其他人多了一些,但也僅此而已。

曾經那種很濃烈的愛與恨,怨與憤怒,他品嘗不到。

聞言,陸今安也不免唏噓。

他一邊磕著瓜子,一邊感嘆:“突然間想起了大話西游里的那句話,戴上金箍圈我就無法愛你,放下金箍圈我就無法保護你。”

一年前,霍璟博面對的就是這種情況。

所以如今的他變成這樣,要說都怨他,那對他也不太公平。

畢竟當初選擇做這個手術的,也是商滿月。

陸今安猶豫了下,勸道:“璟博,如果你沒有失去情感,你肯定是舍不得這樣對商滿月的,你當初以為自己心臟病沒救了,你第一個想要的是,身死后,你擁有的所有都要留給她,還要給你們的兒子鋪好路,所以……如果你無法給她她想要的,你就放過她吧。”

“這么多年了,她真的挺難的。”

“否則,有朝一日你若恢復了情感,你會無法原諒現在自己的混賬!”

霍璟博沒再說話,悶著頭,一杯酒一杯酒地灌。

大抵人在失意時,輕易就能喝醉,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腦袋就有些暈乎了,懶懶地仰頭靠在沙發背上,嘴里喃喃念著商滿月三個字。

陸今安見狀,嘖嘖搖頭。

哪怕情感忘記了,名字還在刻在心里,還在這兒糾纏什么呢,真是的。

他拍了拍褲腳,站起身準備把人給送回去。

剛要動手,姜愿突然推門而入。

陸今安詫異,“你怎么來了?”

姜愿笑:“我聽說璟博哥在這邊喝酒,怕他喝多了,過來接他回去。”

說著看了一眼醉了的霍璟博,滿是無奈,“果然喝多了,今安哥,既然我來了,就不用勞煩你了,我送他回去就行。”

言罷,她朝著霍璟博走去,彎腰要把人扶起來。

陸今安卻伸出一條手臂,橫在兩個人之間,“哎哎哎,別動別動,璟博在我這兒喝醉的,我得負責把人平安送到家。”

“他喝成這樣了,上了你的車,萬一你把持不住,趁虛而入,璟博醒了,會暴揍我的,我得幫他守住貞操啊!”

姜愿的臉色沉了下來。

“陸今安,我和璟博哥很快就要結婚了,你說的什么話!”

爾后,她眼波一轉,“更何況,璟博哥和我早就水到渠成了,你在這里阻攔,不是多此一舉嗎?”

陸今安詫異,“真的?你們睡過了?”

那自然是假的。

這么久了,霍璟博還一直對她不咸不淡的。

所以她必須要強行推進度了。

只要她和霍璟博發生了關系,如果運氣好,她能懷孕的話,霍夫人自會為她做主。

那么就算商滿月留在港城,也不可能再動搖璟博哥。

今天這樣好的機會,她必須帶走霍璟博。

姜愿羞澀一笑,“今安哥,你自己也是男人,我和璟博哥也相處一段時間了,還要我說得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