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96章 眾人齊聚,修羅場來襲!

第396章 眾人齊聚,修羅場來襲!

這么說,似乎挺有道理的。

成年男女在一起,不就是一觸即發么。

陸今安摸著下巴點了點頭,“確實。”

姜愿一喜,“那可以讓我送璟博哥回去了吧?他喝多了肯定不舒服,我想讓他早點休息。

她又伸出手去扶霍璟博的胳膊。

“哎哎哎。”

陸今安拍掉她的手,“等等,先別動手動腳的。”

姜愿:“…………”

她已經有些惱怒了,陸今安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不識趣。

分明自己也不是個什么好東西,女人睡了一個又一個,在這里裝什么啊!

但她還是強忍著怒火,擠出一抹笑,“又怎么了?”

“這種事不能你自己說啊,得聽聽雙方供詞啊。”

陸今安一屁股坐在了霍璟博身邊,湊到他耳邊大聲喊,“璟博,你女人來接你回去了,我放不放行啊?”

他喊了好幾聲,霍璟博才聽見,艱難地睜開眼睛,嘴里呢喃著,“商滿月?”

“不是,是姜愿。”

“商滿月……壞女人……”

“兄弟,我說的是姜愿!”

“商滿月,商滿月……”

雞同鴨說了半天,陸今安抬頭看向臉已經徹底黑了的姜愿,無奈地聳肩,“你看吧,我很努力了,他都只念著商滿月。”

姜愿死死攥緊拳頭,皮笑肉不笑,“陸今安,璟博哥已經醉了,他能知道什么呀。”

陸今安微笑,“當然知道,酒后吐真言啊!”

這會兒,姜愿若是還看不出陸今安就是故意的,那才是真的愚蠢。

她惡狠狠地瞪著陸今安,嫌棄他多管閑事。

“但凡你的名字能出現在他的嘴里,我今晚都不攔你。”

陸今安嘆了口氣,苦口婆心,“小愿妹妹,咱們也是青梅竹馬長大的,哥哥也是為了你好,你若是光明長大去競爭你的愛情,哥哥自是沒話說,但是那些齷齪手段,就別用了,多掉價啊。”

“陸今安,你以為你是誰,你和我一起長大,你們都和我一起長大,為什么你們的眼里只看得見商滿月,為什么就不能心疼我幫幫我!”

姜愿徹底破防,大吼大叫。

商滿月是一個外來闖入者,她才是從小就跟在他們身邊的妹妹!

小時候,他們都很疼愛她的,為什么!為什么!

陸今安扶額。

他現在這樣做,才是真的幫她。

璟博什么脾氣,她還不明白呢,不是他心甘情愿睡的女人,她即便得逞了,也不會得到她想要的。

陸今安有意點撥她兩句,姜愿根本聽不進去,一個勁兒砸東西發瘋,他實在看不下去了,隨便她砸,自己扶起霍璟博,直接朝外走。

出了門,他還不忘叮囑一句經理。

“記住了,包廂里所有損失,按三倍讓姜愿賠償,少一個字兒都不行!”

經理:“…………陸總,您這不是趁火打劫。”

陸今安:“我就是趁火打劫啊,有問題嗎?”

他沒讓姜愿賠償精神損失費,已經很夠意思了。

經理:“沒,我知道了。”

陸今安親自開車把霍璟博送回湖心別墅,再扶到臥室,放到床上,怕他睡得不舒服,還幫他把領帶抽出,解了他幾顆襯衣扣子。

下一秒,一個大逼兜就直呼他腦門。

“誰?”霍璟博的嗓音帶著醉意,卻冷得駭人。

陸今安的臉頰立即浮現五個巴掌印,他捂著臉,想殺人。

特么的他招誰惹誰了?

“我是你爹!”

陸今安氣呼呼地懟著,霍璟博卻又聽不見了,翻了個身,抱著枕頭又念叨著商滿月的名字睡了過去。

看著他這副死樣,陸今安拳頭硬了,很想上去哐哐給他幾拳。

他幫他守住貞操,他倒好,直接給他一嘴巴子。

要不是念在從小穿一條褲子的情分,他現在就把他扒光了丟姜愿床上!

最終,他還是給霍璟博身上丟了被子,才轉身離開。

……

接下來的日子,霍璟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把她那天晚上的話聽進去了,確實沒再來找商滿月。

商滿月雖然心里還是有些悵然,但她想,忍忍就過去了,時間會治愈一切的。

只是另一個煩惱又產生了,姜啟頻頻以各種理由約她見面吃飯。

她又應酬了一兩頓,之后就開始推脫了。

到了這一步,商滿月已經可以明確,姜啟就是對她有所企圖,還是男人對女人的這種。

且不說他已有家室,就算和太太分居多年,但始終沒有離婚,而且以他如今的地位也是離不了的。

最重要的是,他是姜啟的哥哥,她就不可能與他有什么接觸,更別提,她對他一點想法都沒有,甚至是排斥。

然而他位高權重,她想好好留在港城完成項目,是無法輕易得罪他的,只能盡力周旋。

何秘書自然也知道這個事,也是滿心憂愁。

換成其他追求者,商滿月是有選擇權的,愿意就交往試試,不愿意也沒關系,可姜啟不一樣,真把他惹惱了,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可姜啟確實也不是好東西,他擺明了看上商小姐的美貌,想要金屋藏嬌,同樣是個見不得光的情人。

何秘書沒忍住罵了一句,“這些有權有勢的男人,一個個心里變態吧!”

商滿月頭疼地捏了捏眉心。

她拒絕了姜啟幾次,姜啟明顯不高興了,那天吃飯的時候她就看出來了,姜啟是個有著極致掌控欲的人,所有的溫和恭謙,大抵只是他對外的表象。

他現在正在興頭上,也許還有點耐心,但之后就不能保證了。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商滿月看了一眼,又是姜啟打來的,她擰著眉,將手機反蓋在桌面上,眼不見為凈。

何秘書欲言又止。

商滿月淡道:“不用擔心,今天我確實事出有因,晚上的珠寶展和拍賣會我必須得去,布萊恩說了,我們商家有一件傳家寶之前破產變賣了,這次珠寶展會展出拍賣,我得買回來。”

商家失去的一切,她會與布萊恩一起攜手,一點一點重新組建回來。

畢竟商家,也是她的家。

何秘書也微微紅了眼,“大boss能找回小姐,是最幸運的事。”

……

晚上八點,商滿月一襲黑色長裙禮服,搖曳生姿。

她進入展會,直奔商家傳家寶冰心項鏈的展示臺,細細觀賞著,這時她母親戴過的,本來是要傳給她當嫁妝的。

她隔著玻璃,輕輕觸碰。

即便沒有見過親生母親的面,仍感覺到溫暖。

門口忽地傳來一陣騷動。

她下意識抬眸看過去,只見霍璟博穿著深黑色的三件套西裝,有一些日子沒見了,面容更加俊美冷漠,薄唇微抿,渾身氣息越發不近人情。

而他的手臂里,挽著楚楚動人的姜愿。

她像是宣誓主權一樣,各種打招呼。

商滿月的手無意識地攥了攥,很快又松開,正要收回視線,門口又走進來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士。

姜啟。

商滿月眉心驟然蹙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