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398章 我討厭自作聰明的女人!

第398章 我討厭自作聰明的女人!

全場嘩然都倒抽了一口氣。

剛才姜愿的三十億,已經是天價了,這會兒的五十億,直叫人震撼至極。

眾人看向懶懶舉起牌子的俊美男人,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圈內誰都知道,霍璟博與商滿月,還有現在姜愿之間的關系,剛才他一聲不吭,看著新歡舊愛競價。

卻在姜愿即將贏下時出手。

這是……仍舊難以忘卻舊愛,所以替商滿月拍下商家的傳家寶?

可是今天,姜愿的哥哥姜啟也在場,親眼目睹著這一切。

霍璟博若是當眾這樣給予姜愿難堪,那就是打姜啟的臉,姜啟今時不同往日,他要是真這么肆無忌憚,會惹上不少麻煩的。

司儀聲音激動又高昂:“五十億一次,五十億兩次,五十億……第三次!成交!”

他重重地敲下小錘子。

“恭喜霍總拍下冰心項鏈,也謝謝霍總慨慷解囊,為慈善事業添磚加瓦!”

拍賣會結束后,主辦方還準備了晚宴,供賓客們放松娛樂。

關于五十億天價項鏈的消息,第一時間上了熱搜,網友們討論得極是火熱。

主辦方安排的那些媒體們,更是不會錯過這種熱點,紛紛擠到了霍璟博等人面前,爭先恐后地采訪。

記者1:“霍總,您今天這么大手筆地拍下商家的傳家寶,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義啊?”

他一邊說著,一邊還看向另外一邊站著的商滿月。

畢竟他們要的是話題,自然要故意引導。

姜愿站在霍璟博身旁卻得不到關注,本來就因為沒拿下項鏈而一肚子怨氣,這會兒更是火大。

不管璟博哥到底是怎么想的,她都不允許自己當眾丟臉。

到底是做公關的,心里再氣憤,表情管理還是很到位的,她笑得風情萬種,含情脈脈地看著霍璟博,爾后嗔怪地開口。

“你們可真壞啊,璟博哥拍下這個項鏈,自然是因為要做善事啊,霍氏集團每年給慈善機構捐款的數額,你們不是很清楚么,這算什么呢。”

平日里,姜愿和這群記者們的關系維持得挺不錯的,大多數都愿意賣她面子,見她如此說了,便也不再咄咄逼人。

姜愿唇角滿意地勾了勾。

隨后,她暗自朝著其中一個記者使了一個眼神,那個記者瞬間會意,立即又舉起麥克風,出聲詢問。

記者2:“霍總,剛才姜小姐差點就拍下這個項鏈,看得出來她很喜歡,您和姜小姐好事將近,這條項鏈是不是準備送給姜小姐當聘禮啊?”

姜愿不禁滿眼期盼地望著霍璟博。

大庭廣眾之下,璟博哥總不會打她的臉,她就是想讓璟博哥對著所有人承認,他們如今的親密關系。

讓商滿月看著,她早已經出局了,休想再插入他們之間搞破壞!

霍璟博淡淡掃了姜愿一眼,黑眸瞇了瞇,倒是開了尊口。

“這條項鏈,我的確是要送給我生命里最愛的女人。”

姜愿滿臉紅暈,興奮地顫抖。

她就知道,璟博哥在外面,還是會顧及她的面子和感受的。

這一局,她贏得徹底。

想著,她越過人群,看向商滿月,眼神里滿是得意的挑釁。

商滿月手里端著一杯香檳正在喝著,霍璟博的話語自然也傳入了她的耳中,她的心口悶悶的,手也無意識地攥緊了酒杯,只是面上仍維持著淡然,不愿意讓人看了笑話。

記者們很快散去,晚宴廳里恢復了安靜。

主辦方親自過來給霍璟博致謝,并且將那條冰心項鏈送了過來,珍而重之地放到霍璟博的手里。

姜愿在一旁看著,等主辦方一走,她急切地說,“璟博哥,你對我真好,這個項鏈,你能親手為我戴上嗎?”

霍璟博打開極其精美的絲絨首飾盒,指尖輕撫過那條項鏈,卻并未取出來,很快又合上了。

姜愿不解地追問,“怎么了?”

霍璟博將首飾盒遞交給宋秘書,端起香檳抿了口,黑眸睨她,冷冷淡淡開口,“我說了要送給你?”

姜愿:“…………璟博哥,你什么意思!你……你該不會指的是商滿月吧?現在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這是我要送給我的女兒的禮物,既然是商家的傳家寶,那理應是我女兒的。”

霍璟博語氣更淡,“至于你,我們的確在接觸,但未婚妻這個身份,你還夠不到。”

“璟博哥,你……你怎么能這樣對我?”

姜愿無法置信,搖搖欲墜。

從天堂跌落地獄,也不過如此了。

剛才她一番炫耀,如今媒體都散布出去了,他卻不送給她,事情傳出去,她得被笑死。

她向來高傲,根本無法忍受這種嘲笑和議論的。

甚至她都有點懷疑,是不是因為她故意和商滿月抬價,導致商滿月拍不到項鏈,他才故意這樣羞辱她!

“姜愿,我討厭自作聰明的女人。”

霍璟博懶得與她多說什么,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

她以為她做得天衣無縫,可她故意串通記者想要引導輿論的小把戲,當他看不懂么。

姜愿立在原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垂在身體兩側的手一點一點地攥緊,直至手背上的青筋全部暴起。

借口。

都是借口。

霍璟博心里就是向著商滿月,才會這樣對她。

哪怕商滿月對他再冷淡,他還是想著她念著她!

而她,這么努力,做了這么多,都換不來他的半點憐惜。

姜愿眼淚蓄滿了眼眶,心里的妒忌怨恨不忿全都涌了上來,再也無法克制住。

她絕不允許,任何人阻礙了她的路。

就是霍璟博自己也不行!

他喜歡商滿月,那她就要徹底毀了商滿月!

姜愿走去走廊盡頭,無人的角落處,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無論你用什么辦法,把藥下到商滿月酒杯里,讓她喝下,然后送到樓上的套房里,事成后,我會給你滿意的報酬。”

她沒有注意到,另一邊走來了兩個身影,將她的話全都聽了進去。

姜愿掛斷電話,冷冷地咬唇。

商滿月,你別怪我,要怪,就怪你非要死皮賴臉留在港城,非要一直動搖璟博哥的心!

等你身敗名裂了,你自然無法再和璟博哥有任何牽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