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401章 商滿月,只要你說,我就給你!

第401章 商滿月,只要你說,我就給你!

姜啟的臉色也沉了下去。

“璟博,我知道你正在氣頭上,但說話也得注意分寸!”

他現在的地位,多少世家都得捧著他,霍璟博即便是港城首富,這樣肆無忌憚,他自然不悅。

霍璟博卻宛若沒聽見,徑直抱著商滿月離開。

他一走,姜啟也不裝了,猛地將吧臺上的紅酒全部掃落在地。

一群廢物。

連一個霍璟博都攔不住。

到嘴的鴨子就這樣飛了!

黎悅看在一旁看著姜啟發火,心里很是惴惴不安,今天晚上她被臨時通知要過來酒店一趟。

本來以為是姜先生想她了,她還特意打扮了一番,噴上了香水,美滋滋地來赴約。

卻不曾想,她到了就被安排在樓下的房間里等著。

以便出現什么變故時,她能及時過來救場。

黎悅雖然害怕,但她也是真心喜歡姜啟的,不想看到他不高興,所以還是鼓起勇氣上前,溫柔地安撫。

“姜先生,您受傷了,我給您上藥吧。”

她拉著姜啟在沙發上坐下,自己找出醫藥箱,直接跪在他勉強伺候著。

黎悅溫柔小意,多少還是撫平了姜啟的火氣。

特別是,他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黎悅,從這個角度看她,與商滿月的眉眼神態更加地相似。

想起剛才商滿月躺在他身下,白嫩嫩的肌膚,誘一人的身段,怒火又盡數轉換成了欲念。

再加上剛才吃了藥……

他猛地扣住了黎悅的手腕,一把將她摁到了沙發上,即便幾步之遙就是大床。

姜啟隨手拿起沙發上的抱枕,蓋在了黎悅的臉龐上。

黎悅驚詫:“姜先生,這是……”

“別出聲!出聲就不像了!”

話落,姜啟直接解開束縛,就這樣狠狠地占有了她。

黎悅的臉被蒙在抱枕下,眼前一片黑,卻不及她的心墜入的那片深淵,黑得她渾身都在抖。

姜啟這樣的身份地位,根本不缺女人,很多女人前仆后繼地投懷送抱,她遇到姜啟的時候,是她最貧困窘迫的時候。

父親被追債,母親病倒,需要一大筆醫藥費,她不得不去酒吧當買酒妹。

這種場合,為了能賺錢,她難免會被占便宜,更有甚者,被那些臭男生肆意欺凌。

直至她遇到了姜啟。

他和別的男人不一樣,他長得好看,又溫潤有禮,即便位高權重也沒有和其他男人那樣欺隨便欺辱她。

她與姜啟毛遂自薦了。

本來只是孤注一擲,因為其他不少姐妹都失敗了,卻沒想到,他留下了她,寵愛她。

從此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即便后來她知道,姜啟在外面也有了別的女人,她心里雖然不舒服,但也不是很在意。

畢竟姜先生都是養著紓解欲望的,并沒有上心,這樣她仍舊能夠待在他身邊陪伴著他。

但是剛才看見商滿月的臉,再聽到姜先生這句話,她終于意識到,為什么當初姜先生會看上如此卑微的她了。

是因為,她的眉眼有幾分與商滿月相似!

姜先生喜歡的女人是商滿月,而她……只是替身……

黎悅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溢出了一抹淚,很快隱沒在發間。

……

霍璟博抱著商滿月下樓,她的身子已經滾燙如火,嘴里一直發出痛苦的呻一吟。

霍璟博大致知道她被下了什么藥,這種藥藥性十分霸道,若不及時歡一愛,或者注射特定的藥水,人會被折磨得極度痛苦。

就像是萬箭穿心。

何秘書見到他們,眼淚都流下來了,聲音哆嗦著:“霍總,小姐她……她怎么樣了?”

霍璟博沒時間與她解釋那么多,隨手推開一個房間的門,一邊往里走,一邊吩咐宋秘書給顧羨之打電話,讓他立刻馬上帶藥劑過來。

宋秘書應聲,拿起電話就撥過去。

霍璟博砰地一聲關上門,邁著長腿走至大床邊,想要將商滿月放下,她卻伸出手摟住他的脖子,迷迷糊糊地往他身上蹭,紅唇也一直吻著他的唇,臉頰,脖子。

美人如此熱情,又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

男人呼吸一窒,身體的火氣迅速被撩起。

霍璟博順勢俯下身,將人壓在了床上,然而他還是有著一絲理智和克制。

也有著自己的驕傲,不愿意乘人之危。

修長的手指捏住商滿月的下顎,幽沉的眸子死死噙住她。

“商滿月,你先看清楚我是誰!”

商滿月此刻理智全部崩盤,她哪能看清楚什么,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本能。

她捧住男人俊美的臉龐,仰起頭又親了上去。

霍璟博偏了下臉,即便身體已經難受到發疼,還是隱忍著開口,“商滿月,你是想我給你當解藥,還是等醫生,只要你說一句,我就給你!”

然而商滿月還是不吭聲,只顧著啃他的唇和下巴,甚至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力氣,竟翻身坐到了他的身上。

她俯下身,一頭青絲散落下來,垂落在他的身上,每一根都像是撩撥著他的心。

男人閉眼。

嗓音低啞暗沉至極,“商滿月,你給我克制點,再亂來我不客氣了!”

商滿月還是聽不見,她自顧自地亂來。

霍璟博呼吸漸沉,喉嚨里都止不住地發出一絲男性的呻一吟,他深知再這樣下去不行。

他用盡全身的克制力,掐住商滿月纖細的腰肢,將她推開,下一刻,他快速起身,打橫抱起商滿月,走進浴室。

把人放到了浴缸里,他直接擰開了花灑,冷水從里面灑了下來,盡數落到了商滿月的身上。

冷水很快澆濕了商滿月的衣服,緊緊地貼在她的身上,越發顯得凹凸有致,更添誘惑。

霍璟博的喉頭滾動著,

“商滿月,你忍一忍,羨之很快就到了!”

話落,他根本不敢再看她,大步走出了浴室,關上了門。

深吸了口氣,他抖著手從褲兜里摸出煙盒,取出了一根,叼在嘴里,拿著打火機點了半天火,才終于點燃。

他重重地吸了好幾口,讓那尼古丁快速侵入他的肺部,壓制住他想要狠狠地疼愛商滿月的沖動。

……

次日清晨,商滿月悠悠轉醒。

她茫然地環顧四周,好一會兒才認出,這里是湖心別墅,霍璟博的房間。

緊接著,腦海里快速地閃過各種細碎的片段,她的眸光一點一點地沉了下去。

連忙坐起來檢查自己的身體。

這時,霍璟博走了進來,淡淡道:“放心,我來得及時,你沒事。”

商滿月怔怔抬頭,對上男人幽沉的眸子。

片刻,她輕抿了抿唇,“謝謝。”

霍璟博驟然蹙眉,滿心不悅,他走過去,強行抬起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向他。

“商滿月,你該不會又打算就一句謝謝,把我打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