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418章 小綠茶來挑釁,卻遭打臉!

第418章 小綠茶來挑釁,卻遭打臉!

霍璟博身著經典的三件套英式西裝,襯得他腰細腿長,越發地豐神俊朗。

黎沁則穿著當季香奶奶家的高定禮裙,脖子上手腕上都戴著奢華貴重的首飾,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被狠狠滋潤寵愛過的媚態。

足以可見,這段日子她有多得寵了。

在場的狗仔們舉著相機咔嚓咔嚓拍個不停。

誰也是沒想到,前段時間前霍太太商滿月和姜氏千金姜愿爭風吃醋,還上了好幾天熱搜,本以為其中兩位,總有一位要塵埃落定的。

不料這會兒憑空殺出一個程咬金,看著就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了。

也是。

男人嘛,永遠都喜歡年輕漂亮的。

黎沁是00后小花,不正是青春靚麗的好年華么。

不過大家也都注意到了,黎沁的眉眼與商滿月有七八成相似,可以說是照著商滿月的模板給整出來的。

霍總看上她,到底是他的審美多年如一日,就喜歡這種款,還是……宛宛類卿呢?

黎沁憑借著霍璟博的名氣,短短時間內獲得了巨大的流量和人氣,只要她出現,所有的鏡頭和燈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簡直高興瘋了。

這些狗仔向來是會見風使舵的,各種好聽的話就獻了上去,夸得黎沁飄飄然。

她挽著霍璟博的胳膊,昂首挺胸地走上紅毯,仿佛自己已經是霍太太了,得意極了。

商滿月定在原地,目送著他們在眾人擁聚下走進去。

何秘書觀她神色,挺擔心的,不由道:“小姐,您還好嗎?不如……咱們別去了?”

商滿月搖頭,“躲得開這次,下次呢?我總不能一直當縮頭烏龜吧?”

何秘書眼神里滿是心疼,又很是敬佩。

“我沒事,放心吧,我進去露個臉,待一會兒就走。”

商滿月朝著何秘書露出一笑,拎起裙擺,低調地走入酒店。

宴會廳內,觥籌交錯。

商滿月進來后,與杰森打了聲招呼,杰森看她臉色不好,不免關懷了幾句。

“商總,工作太忙也要注意休息啊,你現在可是商氏的頂梁柱,可不能倒下。”

杰森與布萊恩交好,多少也清楚布萊恩如今的處境。

他在R國那邊的事情還挺棘手的。

商滿月舉起香檳與他碰杯,“有心了,我會撐住的,不會影響到我們的項目。”

杰森自是相信她的能力。

所謂虎父無犬子,現在是犬叔無犬侄女。

商滿月學習能力極強,上手很快,假以時日,商場上也許要出一位女強人。

寒暄了一會,杰森看見老朋友,說了聲失陪就走了。

商滿月今天沒有應酬的心情,正想要找個角落的沙發坐會兒就走,一個俏麗佳人徑直朝著她走來,擋住了她的路。

商滿月抬眸一看,不是別人,正是黎沁。

她在打量著黎沁,黎沁也在掃視著商滿月。

她沒想到商滿月竟還敢出現,更加沒想到,商滿月竟然……并非她以為的那樣人老珠黃,而是美得動人。

她是典型的骨相美人,雖然比她大一些,但不僅不顯老,還多了成熟女人的韻味和魅力。

這種歲月沉淀下來的美,是她如今無法擁有的。

而且,明明她更年輕,她的皮膚卻不如商滿月的,她仍舊吹彈可破,白皙中透著粉紅,如同18歲小女生的皮膚,她因為常年化濃妝,以色侍人,縱欲過度,年紀輕輕皮膚狀態就不太行了。

不化妝的狀態下,她根本不敢出去見人,來參加這種重要宴會,更是必須濃妝艷抹才行。

至于商滿月,她看著,她只是化了一個很淡很淡的妝,都不知道有沒有打粉底,竟還能如此好看!

女人的妒忌心和勝負欲瞬間就爆棚了,黎沁冷眼看她,故意挑釁著:“你就是前霍太太吧?你好啊,我是黎沁,你應該知道我吧?”

商滿月語氣淡淡,聽不出什么情緒,“不好意思,沒聽過。”

黎沁先是一愣,隨后怒極反笑。

“商滿月,你又何必裝,現在我和霍總在一起,你背地里牙都咬碎了吧?還不如大大方方承認了,裝不知道多可笑。”

商滿月懶得與這種人打交道。

她徑直繞開她,便要走。

黎沁是存了心來找茬的,自然不會讓她輕易走了,她腳步一動,再一次擋住商滿月的路。

黎沁盡管穿著十幾厘米的高跟鞋,卻還是矮了商滿月幾公分,她不得不微微仰頭看著商滿月。

可她說出來的話,極是不堪入耳。

“商滿月,霍總可喜歡我了,每天晚上都來我這兒,把我折騰得不行,昨天晚上……我們還做了好多次呢,今天我差點起不來,沒辦法陪他來參加宴會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故意扯了一下禮裙的V領,可以清晰地看到各種曖昧的紅印子布滿胸口。

商滿月黑色的瞳孔微縮,面上仍保持著淡然。

黎沁笑得嬌媚,“不知道霍總對著您的時候,有沒有這樣的熱情,還是說……他對著你提不起勁兒了,才會找我,也只有我,能夠滿足他。”

“商滿月,作為女人,你無法滿足自己的男人,真可憐呢。”

“不知道你的兩個孩子,得知你把他們的爸爸往外推,會怎么想?會覺得自己的媽媽真沒用,不想要這種媽媽了嗎?”

她已經知道商滿月得了抑郁癥,是受不了刺激的。

所以她的任務就是要瘋狂刺激商滿月,最好讓她當場病發。

今天這樣的場合,商界所有的大佬都在這里,她若是抑郁癥發作,在這里發瘋了,那就好看了。

任何一個合作方,都不會選擇一個有抑郁癥的人合作,商氏也會迅速凋零。

商滿月一旦被打上瘋子的名號,她的人生也就毀了。

黎沁越說越開心,越說越得意,她看著商滿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了臉,覺得自己很快就要成功了。

她等著商滿月發瘋。

上來打她,撕她,扯她。

果然,商滿月動手了。

然而她并非如她所想的那般,而是冷冷地朝著一旁開口,“何秘書,把她帶出去,抽十個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