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421章 爸爸,你不喜歡媽媽了嗎?

第421章 爸爸,你不喜歡媽媽了嗎?

黎沁之所以能搭上姜啟,是因為她的堂姐黎悅。

雖然說她一路睡上來,在娛樂圈小有名氣,但在這個圈子里混,哪能不懂靠山的重要性。

她無權無勢,很多時候為了資源,不得不去陪那些肥頭大耳的大老板,甚至做出更多沒有下限的事情。

沒有人把她當人看,她只是一個最低賤的玩具。

前些日子,她突然間接到了堂姐黎悅的電話,約她見面。

她們的關系并不親近,她只知道黎悅當了人的情婦,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的,并不清楚她的金主是誰,本來以為就是個小老板什么的。

直至那天她走入包廂,看見主位上坐著的男人,經常在電視新聞里看見的男人,她才驚愕。

堂姐傍上的,竟是未來一個姜啟!

她自詡比黎悅長得還要漂亮,甚至聰明伶俐豁得出去,也比她年輕,怎么她遇到的那些男人,都是那些有點臭錢就不入流的男人們。

她難免心里妒忌。

好在,姜啟抬舉她,給了她一個不錯的任務。

讓她去接近港城首富霍總,讓他迷戀上她,只要她能完成任務,往后余生,她想要的資源和風光,都會有。

黎沁和黎悅這種心甘情愿當男人背后的金絲雀不一樣,她喜歡熱鬧喜歡風光,喜歡站在聚光燈下,享受大家的追捧和掌聲。

如果只是給她錢,她未必會動心,但給資源,承諾捧她成為影后,最重要的是,勾引的對象還是霍璟博這樣的男人。

她自然心動不已。

能征服這樣的男人,將會是她這輩子的高光。

于是她欣然接受了這個任務。

既能和霍璟博這樣的男人睡覺,又能得到姜先生源源不斷的資源,她覺得自己將會是人生贏家。

何樂而不為。

姜啟的聲音低低地從手機那邊傳了過來。

“時機已經成熟了,我已經讓人在你的住所安裝了竊聽器和監控,今天晚上在床上,只要你能套出霍璟博與文老之間有任何不正當交易,你想要的,都會實現。”

男人在床上,是意志力最薄弱的時候,同時也是最能說真話的時候。

黎沁自然是最懂的,她恭恭敬敬:“姜先生,您放心,現在霍總對我正稀罕著呢,我肯定能辦成這個事的,等我好消息。”

“很好。”

……

姜啟掛斷了電話,唇角邪氣勾起。

上次的危機,霍璟博請了文老出面解決了,策反文老的同時,也狠狠打了他的臉。

姜啟身處高位久了,根本無法容忍這種事。

即便是一路把他提攜上來的文老。

他老了,安心等著退休便是,非要在這種時候出來讓他難堪。

那么,就別怪他無情。

讓他晚節不保!

這個世界,是屬于年輕人的!

……

深夜。

黎沁洗完澡,穿上薄紗睡裙走出來。

看見“霍璟博”坐在沙發那邊飲著紅酒,她輕笑一聲,翩然上前,嬌軟的身子就這么岔開腿,坐在他的大腿上。

黎沁身上那睡裙,穿跟沒穿沒什么區別,男人眼前滿是春光。

她的指尖誘惑著撫摸著男人的喉結,“霍總,喝什么酒啊,還不如喝我~”

她奪走男人手中的紅酒,直接往自己身前倒。

紅色的液體浸濕著她的裙子,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綻放,看著格外地誘惑。

她貼上男人,獻上自己的紅唇。

“霍璟博”邪魅一笑,大掌揉捏著她的臀,啞著嗓音說小妖精,但他并未立即壓著她辦事,而是拍了拍她的屁股,說:“去關燈。”

黎沁哪能依啊。

光了燈就拍不清楚臉了,到時候沒辦法交差的。

她使勁兒地在“霍璟博”懷里蹭,感覺到他已經被撩起了火,撒嬌道,“霍總,人家想要看著你的臉嘛,就一次,一次好不好~”

一邊說著,一邊從他腿上起來,跪在了他身前,低頭下去。

這種時候,任何一個男人都沒辦法忍。

“霍璟博”仰著頭靠著沙發,在女人高超的技巧下,大口大口喘息著。

一次結束,黎沁重新爬回他的身上。

她依偎在男人胸膛前,手指在他的心口處畫著圈,嗓音沙啞慵懶。

“霍總,之前霍氏集團那些項目都被卡住,重新過審,怎么突然間又全都解封了啊,您是怎么做到的?”

男人發泄了一次,此刻渾身舒暢,腦子也是不怎么思考的。

他懶洋洋地回著,“自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黎沁佯裝著不懂,無辜地眨巴著大眼睛,“可是姜先生已經是未來一哥了,還有誰能越過他去辦事的?”

“霍璟博”冷笑,“自然是文老,文老還沒退休,姜啟就翻不了天。”

黎沁眼底滿是得意,她沒想到事情進展得這么順利。

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動物。

只要爽了,什么話都能不經過大腦說出來。

黎沁笑得可開心了,“霍總,您真的是太厲害了,我好崇拜你啊。”

“是嗎,那就再來。”

“霍璟博”說著,又翻身壓上她。

……

與此同時,霍璟博的車子不自覺地開到了滿月灣。

即便他和商滿月在宴會上不歡而散,他仍舊想著她,不受控制地來找她。

他突然間覺得自己不是心臟有病,而是腦子有病。

怎么就吊死在這個無情的女人身上了。

越是得不到,就越是不甘心。

霍璟博到底不是個委屈自己的男人,他下了車,甩上車門,輕車熟路地進了宅子,走入臥室。

臥室里很安靜,一眼就能看見商滿月躺在床上熟睡著。

他越發惱火。

吵了一架,他氣得不行,她仍舊如沒事人一樣,回來倒頭就睡,還睡得這么香!

霍璟博大步走過去,想要把她揪起來,把她搖醒。

憑什么她讓他重新體會到了什么是情緒和感情,她卻一點都不在乎他。

明明……只要她愿意問一句,他都會解釋的。

他會告訴她,他沒有碰過黎沁一根手指頭,他也不喜歡黎沁,他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歡她,但他心里腦子里,現在就只裝得下她一個女人!

然而手指在即將觸碰到她沉睡的臉龐時,終究還是停下了。

腦海里驀地閃過她躺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默默流淚的破碎模樣。

一顆心,莫名地就揪了起來。

霍璟博煩躁不已,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拿她怎么辦。

最終,他坐在床邊,死死地瞪了商滿月許久,才起身走出臥室。

不料剛出來,前方一個小身影悄無聲息站在那兒看著他,霍璟博腳下一個踉蹌,心臟狂跳了幾下。

嚇得不輕。

“你……”

霍璟博定晴一看,是他的好大兒小允琛。

他氣笑了,“大半夜的不睡覺,擱這裝神弄鬼呢?”

小允琛默默看著他,冷不丁開口,“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歡媽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