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422章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

第422章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

霍璟博輕哂一聲。

他將搭在手臂上的外套穿上,走至兒子面前蹲下,“怎么還沒睡?”

看了一眼腕表,已經一點多了。

小允琛不回答,只是認真地盯著眼前的男人,奶聲奶氣地說:“爸爸,我要和你來一場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

霍璟博:“………………”

一個還沒他腿長的小不點要和他來一場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

他都在懷疑自己今晚上是不是喝多了,產生了幻覺。

不過這個兒子向來早熟,又是以前的他一手調教出來的,似乎也沒什么不對勁。

“行啊,你想聊什么?”

片刻,一大一小就這么坐在樓梯上。

霍璟博那雙長腿幾乎能跨越三個臺階,懶洋洋地靠著樓梯扶手,下意識摸出煙盒,看見兒子,又收了回去,只是扯開了領帶。

小允琛率先開口,還是剛才的問題,“爸爸,你還沒回答我,你是不是不喜歡媽媽了?”

霍璟博怔了下,隨后苦澀一笑,“是你媽媽不喜歡我。”

即便他很懷疑,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是喜歡嗎?張口閉口談喜歡。

小允琛卻一本正經地搖頭:“我不信,陳奶奶說你在外面又有了別的女人。”

霍璟博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這個陳阿姨真的是……一天天在孩子面前瞎說什么?

小允琛這么早熟,估計少不了她的功勞!

這種事,自然不能讓兒子誤會,會影響他在兒子心里的印象。

霍璟博不假思索糾正:“我只有你媽媽一個女人。”

就跟中了邪一樣。

他的小弟弟只對她一個人有反應。

就連他并不想要再生孩子,卻又想要商滿月生他的孩子。

矛盾得讓他自己都覺得可笑。

能將他弄成這樣的,也就商滿月一個女人了!

小允琛懷疑地看著他,“那你為什么不和媽媽結婚呢?”

這個話,倒是把霍璟博問到了。

他一時語塞。

小允琛的眼神難免有點鄙夷,“以前爸爸為了讓媽媽回來,都想好多辦法,還拿我當人質。”

他對霍璟博失望地搖了搖頭,“以前的爸爸很喜歡媽媽,你沒有。”

霍璟博此時的心情難以言說。

他居然被自己的兒子鄙視了,還教訓了他一頓。

他多少有點不甘心,“你也喜歡以前的爸爸?”

以前的他,商滿月喜歡,兒子喜歡,而現在的他,一無是處嗎?

小允琛很肯定地說:“是。”

霍璟博心里越發不是滋味了。

小允琛沉默了一會,又說:“你不喜歡媽媽,就讓媽媽和別的叔叔在一起吧。”

霍璟博:“???”

他怒極反笑,“臭小子,你說什么呢?你真是我親兒子?”

努力給他老子腦袋上戴綠帽是吧?

小允琛扭著小腦袋,小手指在地上畫圈圈。

小小聲嘟囔著:“以后也許就是別人的兒子了。”

還真是一箭一箭毫不留情地往自家老子心口處戳啊。

霍璟博覺得再聊下去,他估計想要把他重新塞回媽媽肚子里再生一次了。

“行了,很晚了,回去睡覺吧,把你小腦袋里的水都給倒掉,別整那些亂七八糟的。”

“你媽媽,只能有我一個男人!”

霍璟博不由分說地扛起兒子,大步朝著兒童房走去。

走入兒童房,那張大床上,小允詩睡得正香,小腳腳踹開了被子,大大咧咧地睡姿十分霸氣,裙子掀到了肚子上,露出了白花花的小肚子。

霍璟博把小允琛放到床上,看著自己女兒,被她可愛到了。

小允詩長得更像媽媽一點,但性子大多隨他,而小允琛長得像他,但性子像他媽媽多一點。

至少在氣他這個方面,遺傳了一個十足十。

霍璟博把兩個娃都擺正在床上,拉過被子裹好。

挨個親了一口,起身要走。

小允琛拉住他的手指,霍璟博回頭,在他開口前警告他,“再說讓你媽媽找別的叔叔的話,親兒子也沒情面講。”

小允琛一骨碌又爬起來,扒拉著自己爹。

“爸爸,媽媽生病了。”

霍璟博怔住,眉心深深蹙起,“怎么生病了?感冒了?發燒了?”

今晚上看她光彩照人的模樣,也不像生病啊。

小允琛搖頭,“不是,我也不知道,可是媽媽每天吃好多藥,我偷偷看見了。”

“就是生病病了才會吃藥的。”

吃藥??

她好端端的吃什么藥?

“好,我知道了,你乖乖睡覺。”

霍璟博又將兒子放回床上,臨走前還叮囑了一句,“不要告訴媽媽,今天晚上爸爸來過,知道嗎?”

小允琛才緩緩點頭。

霍璟博退出兒童房,又去了一趟主臥。

他翻找了床頭柜和商滿月的包包,終于找到了一瓶藥,上面沒有任何說明和標注,看不出是什么藥。

他倒了幾片藥在手心里,裝進口袋,爾后悄然離去。

第二天清晨。

宋秘書來接霍璟博時,霍璟博將藥片交給她。

“去查查這是什么藥,越詳細越好。”

宋秘書驚訝,“哪來的藥?霍總,您不舒服嗎?”

霍璟博坐入后車座后才淡淡應著,“是商滿月最近在服用的藥。”

原來如此。

宋秘書也跟著坐入副駕,“好,我知道了。”

車子緩緩駛出湖心別墅。

宋秘書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朝著霍璟博說了一句話。

男人聞言,唇角幾不可見地勾了勾。

……

下午,宋秘書推門走入辦公室,將檢查報道放到霍璟博的辦公桌上。

宋秘書臉色微微凝重,“霍總,太太是抑郁癥復發了,還挺嚴重的……”

霍璟博正在看文件,驟然抬起頭。

“抑郁癥復發?”

這個詞,陌生,又好似不陌生。

宋秘書:“您忘了嗎?太太在國外那幾年,就得了抑郁癥,是靠著小少爺撐過來的,后來和您和好,又有了小小姐,本來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如今復發……也許,還是因為您……”

因為他?

霍璟博的身子微微搖晃了下,急忙抓起那份報道翻閱。

越看,眼神越是黑沉。

半晌,他的手無意識地攥緊,啞聲道:“聯系商滿月的主治醫生,我要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