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她攜財產離婚前夫全球追妻霍璟博商滿月 > 第423章 我是商滿月的愛人!

第423章 我是商滿月的愛人!

一個多小時后,霍璟博來到了診室。

劉醫生看著眼前這位氣宇非凡的男人,隱約已經猜測出他的身份。

果然,霍璟博坐下后,言簡意賅地和他自我介紹了一句。

“我是商滿月的愛人。”

港城首富霍璟博。

劉醫生畢恭畢敬,“霍總,久仰。”

霍璟博將那份調查報道丟到了桌子上,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輕點著桌面。

“我要知道商滿月病情的具體情況,和解決方案。”

劉醫生內心嘆息。

商小姐還真是香餑餑啊……

她故作為難,“霍總,作為醫生是不能透露病患的……”

話還沒說完,霍璟博抬了抬下巴,示意一旁的宋秘書。

宋秘書當即送上一張支票,上面寫著五千萬。

劉醫生笑著收下,二話不說調出所有的病例,一一打印出來,遞到霍璟博手上。

還包括了商滿月咨詢時,說過的所有的話。

霍璟博點開那錄音。

女人的聲音苦澀又無奈,掙扎又痛苦。

【半年前,我在期盼我的愛人歸來,現在,愛人是歸來了,可是……又不是我期盼中的那個人】

【我其實一開始有嘗試著,再去愛他,可是我發現他變回了曾經那個我最不想面對的那個樣子,我不敢再去愛他了,我怕……再一次被拋棄,我怕永遠都無法成為他的首選】

【我想逃避,只要我守住自己的心就不會受傷了,但他不愿意,他不愛我,卻總是在向我索求愛,醫生,我很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

【甚至現在,他每一次和我做一愛,我都沒有感覺,這樣他不快樂,我也不快樂,我只能遷就他,順著他,但沒有用,怎么都沒有用】

【醫生,我睡不著,我每天都睡不著,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你能不能給我多開點藥,至少讓我能睡覺,不然我怕我遲早有一天會瘋的。】

霍璟博怔怔聽著,手指竟無意識地在顫抖。

他想起那些天,他生氣商滿月心里沒有他,只想著曾經的自己,他故意折騰她,哪怕她在他面前表現得再溫順,再卑微,他仍舊不滿足。

他在她身上尋找快樂,卻壓根沒有注意到她的心有多痛苦。

就連宋秘書聽著,也禁不住地紅了眼眶,捂住了唇瓣。

人人都以為太太是銅墻鐵壁,任何事情都無法將她打倒。

然而誰都沒有真正看見過她的內心。

她也只是一個脆弱的小女人罷了。

會痛,會累,會難過,會撐不下去,也會想要一個強大的依靠。

許久,霍璟博深吸了口氣。

再次開口的嗓音沙啞極了,“解決方案。”

劉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霍總,其實所有的心理疾病都是思慮過重,商小姐也是典型的,郁結于心導致的情緒病,她吃藥最多就是控制病情不要越來越嚴重,是無法往回治的。”

“所以,她需要的不是藥,而是愛人的陪伴和堅定不移。”

“要么,您就徹底遠離她,讓她慢慢地脫敏,雖然是句俗話,但時間確實是最好的療傷圣藥,要么,您就給她堅定不移的偏愛,不要讓她活在您隨時都會拋棄她的恐慌下。”

要么遠離。

要么靠近。

答案很簡單,卻又那樣難。

霍璟博的手不自覺地摸上自己的心口。

他自己都不懂得愛是什么,又怎么去愛商滿月呢?

難道,就只能放手成全么?

霍璟博靠著椅背,沉吟許久,嗓音晦澀,“若我是個無心之人,又該如何?”

劉醫生意外,“人怎么會無心呢?”

霍璟博嗤笑,他的手指指著自己的心臟處,“這里,裝了人工心臟,是機械。”

“我手術后,對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太大的情緒,只有在商滿月的身邊,才有那么一絲的情緒波動,我不知道這算什么。”

劉醫生和顧羨之是朋友,自然也聽說過顧羨之那個醫療所在研究的機械心臟。

那是一項非常新的技術,尚未對外發布的。

她確實沒想到,霍璟博竟已經用上了這個技術,甚至……成功了。

劉醫生嘖嘖稱奇。

再一次感慨醫學的偉大。

而且,她突然間也想要挑戰一下,機械心臟是否真的能被喚醒,學會去愛。

畢竟AI就是一直在學習人類的各項技能。

未來有一天,也許真的也學會了感情呢。

劉醫生微微一笑,“霍總,如果您愿意的話,可以試試催眠。”

霍璟博:“催眠?”

“催眠是我的強項,我無法喚醒您人工心臟的情感,但我可以催眠您的大腦,讓您的大腦……深愛著商小姐。”

以前也曾聽聞過催眠術的厲害。

倒也沒想到,催眠術都進展到這種地步了。

他若“愛”上商滿月,與她重新好好地在一起,也許就能互相治愈。

到時候,不需要催眠,他也會回到愛著商滿月的狀態了。

霍璟博眼波微動,“怎么做?”

劉醫生:“需要一個療程,因為大腦思維不是那么容易改變的,要一步一步來,前三次催眠逐步漸進,只要您不抵觸,就可以進行最后一次深刻定型的,至少能管個幾年吧。”

頓了一下,她又道:“不過霍總,您知道的,任何治療都可能會產生后遺癥,這樣強行進行催眠,如果失敗的話……會導致記憶更加混亂,也許結果會比現在更差,所以,您要好好考慮。”

……

從診室出來,霍璟博的手機響起,來電顯示著霍夫人。

男人微微擰眉,爾后接聽。

霍夫人的聲音從手機那邊傳來,“璟博,別忘了,今天晚上約了姜總和姜夫人他們吃飯,一起商議你和小愿的婚期。”

“你們也拖了很久了,我知道你忙,所以只能我這個當母親替你推進這個事情,你和小愿哥哥的那些矛盾,正好今天也一并解決了,一家人,沒有隔夜仇的。”

霍璟博掛斷電話,坐上車,揉了揉疲憊的眉心。

宋秘書透過后視鏡看自家大boss,琢磨不透他此刻在想些什么,猶豫了下,還是問:“霍總,要去吃飯嗎?”

霍璟博緩緩睜開黑眸,眸底光芒越發地暗沉。

好一會兒,他輕啟薄唇,吐出一個字,“去。”